•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综合资讯 >> 古时代名人经典爱情诗句
  • 古时代名人经典爱情诗句

  • 作者:    日期:2007-6-4 12:33:20
  •  古时代人经典爱情诗句

    凤求凰/琴歌/佚名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张弦代语兮,欲诉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关雎 <<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d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子衿 <<诗经>>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静女 <<诗经>>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注释】
    蒹葭(jiān jiā):芦苇.
    苍苍:茂盛深色状.
    伊人:那人.
    方:旁一方,即一旁.
    溯洄:逆流向上.
    从:追寻,探求.
    阻:险阻;崎岖.
    溯游:顺流而下.
    宛:好像,仿佛.
    凄凄:同萋萋,茂盛状.
    晞:干.
    湄:水草交接处,即岸边.
    跻(jí):高起,登上高处.
    坻(chí):水中小沙洲.
    采采:众多的样子.
    已:停止.
    涘(sì):水边.
    右:向右转,道路弯曲.
    沚(zhǐ): 水中小沙滩, 比坻稍大些.
    【译文】
    芦苇密密又苍苍,晶莹露水结成霜.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旁.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顺流而下寻她,仿佛就在水中央.
    芦苇茂盛密又繁,晶莹露水还未干.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崎岖难登攀.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就在水中滩.
    芦苇片片根连根,晶莹露珠如泪痕.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路途艰险如弯绳.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就在水中洲.
     
    《四愁歌》

    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金琅?\,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我所思兮在汉阳,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美人赠我貂?b??,何以报之明月珠。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
    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纷纷。侧身北望涕沾巾。美人赠我锦??段。何以报之青玉案。路远莫致倚增?U。何为忧心烦惋。

     
    李商隐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秋风词 李白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无题 李商隐

    昨夜星辰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卜算子 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迈陂塘 元好问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儿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
    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
    来访雁丘处。

     
    玉楼春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搂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的《钗头凤》词,是一篇“风流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据《历代诗馀》载,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婉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婉,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与唐婉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这便是这首词的来历。
    传说,唐婉见了这首《钗头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首。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又过了四十年,陆游七十多岁了,仍怀念唐婉,重游沈园,并作成《沈园》诗二首。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 ◆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生活也很不幸。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

            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之时,突然他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他已与唐婉分离多年,但是内心里对唐婉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摆脱。他想到,过去唐婉是自己的爱妻,而今已属他人,好像禁宫中的杨柳,可望而不可及。

            想到这里,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陆游在这首词里抒发的是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以及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怅然而去。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唐婉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他六十三岁,“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

            爱,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的断肠诗句?我从陆游“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诗句中似乎得到一丝感悟:陆游和唐婉的夫妻情爱,虽说在现实世界中存续的时日无多,却早已经一点一滴地“转存”到了各种有情万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实爱存入了瑞士银行,可以稳稳地收取利息。一对“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当时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香艳,多少情怀;多少的厮抬厮敬,多少的互爱互重。也许,就单是这一对“菊枕”,已经足以让情爱“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万”,更不用说恩爱夫妻之间“有甚于画眉”的“闺房记乐”了。

            一对“菊枕”,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是那么的无足道,而又实在是那么的奢侈。其“药疗”之功效,犹在其次也,叹叹。

            人间的万事可以消磨殆尽,而情爱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

    苏轼《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晏几道《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G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徐再思的《春情》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心似浮云,身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症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无题/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相见欢/李煜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范仲淹/苏幕遮

    碧云天 黄叶地 秋色连波 波上寒严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 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 追旅思 夜夜除非 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 化作相思泪

  • 上一篇:救人就是救自己
    下一篇:怎样让你的声音更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