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婚姻家庭 >> 失足后的忏悔引来离奇之“爱”
  • 失足后的忏悔引来离奇之“爱”

  • 作者:湘 君    日期:2008-6-1 19:13:35
  • “顺手牵羊”盗存单
      
      2001年,家境贫困的吴均考上了湖北某科技大学。可此时奶奶患脑血栓住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吴均拿着录取通知书欲哭无泪,父母也一筹莫展。正在此时,村上的吴大哥在岳阳市成立了一家搬家公司,急需人手。吴均便来到他的公司当了一名搬运工。他想用自己的劳动汗水赚些钱,再找吴大哥借一点,凑足学费。

      吴均在开学前一个月内拼命干活,赚了1200元钱,可离学费还差一大截。他向吴大哥借,吴大哥很为难:“公司才开张,正缺钱,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正当吴均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机会”降临到他头上。

      这天一大早,他们为一户人家搬家。男女主人公都不到30岁,都是公司高管。这是一个富足之家,从原住房搬往他们新购的住宅,光电器就装了满满一车。主人家对他们这些搬运工非常热情,尤其是女主人沈艳平,还特意买来不少水果招待他们。在搬完新家具处理旧家具的过程中,吴均意外发现旧电脑桌抽屉的夹缝中有一张1万元的银行存单,上面还沾了不少打印机的油污,显然是被主人遗忘了,因为主人清理完物品后就交待他们将这些旧家具送往旧货市场处理。

      望着这张存单,吴均十分自然地想到了自己的学费。他想,要是他能从银行取出这一万元钱,上大学的学费就不用发愁了。他迅速将存单收起来揣进怀里:“我要赌一把命,成功与否都由命运来决定了!”

      和同事们一起回到公司,他一个人躲在厕所里想心事,存单肯定有密码,如果取不出,反而露馅了,怎么办?他突然想起一个主意,从公司的搬运清单上找到主人家的电话号码,心想碰碰运气吧,中了就是他时来运转,不中就将存单退回给主人,理由他也想好了,就说是在货车上捡到的,说不定主人还会奖励他呢!

      他悄悄来到银行,按密码时默念了两遍主人家的电话号码才依次按下。工作人员瞧了他一眼,他的心一阵狂跳,以为露了馅,正准备逃离,工作人员叫他按“确认”,他才稳住情绪匆忙按了一下。不一会,工作人员如数将钱交给了他。他的心又狂跳起来,握钱的手开始发抖:“上帝呀,我知道你是在救我啊!”吴均数都没数就急忙把钱揣进裤兜里,迅速溜出了银行……

      吴均没有再回搬家公司,给吴大哥打电话辞了职。去学校报到前,他对父母撒谎说他从同学家借到了学费。父亲不无担忧地说:“那什么时候才能够还人家钱啊?”吴均说:“我到学校去勤工俭学,利用课余时间多打工赚钱还债,不要你们操心了!”

      吴均按时报到上学。开学一段时间,他的心情很不好,其他同学都是兴高采烈的,他却闷闷不乐。他的内心深处一直很不安,很自责,觉得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不配做一名大学生。

      直到半年多后,事情一直风平浪静,他的心情才稍稍安定一些。为了尽快让自己从自责,自卑和庆幸的矛盾状态中解脱出来,他只有埋头学习,晚上和节假日则到武汉街头寻找打工的机会,只要能赚钱,能够打发时光,他什么活儿都愿意干。

      2005年夏天,吴均大学毕业,在长沙某银行当了一名网管员。他像在大学期间一样,拼命工作,除了把本职工作做得让领导无可挑剔之外,他还协助同事干好自己份外的工作,与领导、同事的关系也处得相当好,深受大家的好评。年底时,他被评为银行系统优秀网管员,领导还给他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良心煎熬要赎罪
      
      2006年春节,吴均回老家湘阴县探望父母。老人问儿子:“均伢子,你读大学时借的钱到底还人家没有?”父亲之所以一直追问这件事,是因为开搬家公司的吴大哥曾提过吴均向他借钱的事,问吴均现在需不需要钱用,有困难可以找他。吴均父亲以为吴大哥说这话是在提醒他,当时他借给了吴均钱,这是在催帐哩!

      吴均应了一句:“早还人家了,你就别再问这件事了!”但是这件事一直像一团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怎么也挥之不去。他明白失主没有找搬家公司,也没有报案,百分之百是把存单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此时他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想打听那家人,看看沈艳平夫妇。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感激之情,感恩之心,感激他们让他圆了大学梦,使他实现了人生理想。

      他来到岳阳,找到当年搬家的那片住宅小区,向邻居打听沈艳平夫妇的近况。然而打听到的情况竟让他大吃一惊:沈艳平夫妻于2年前离了婚,原因是男方有了外遇。沈艳平离婚后不久,判归她的儿子耿直又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一遇感冒就高烧,就昏迷,四处求医没有效果,把沈艳平折腾得心力憔悴,骨瘦如柴。一种从未有过的同情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吴均打听到沈艳平在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照顾生病的儿子,便来到医院,很想进去,但又觉得贸然去看望会引起沈艳平的猜疑。犹豫好久,他终于打消了进去看望的念头。

      回到长沙上班后,他的脑海里一直想象着沈艳平母子俩在医院里的情景,甚至做梦也梦见他们。直到一个女孩子走进他的生活,他才渐渐淡忘掉这件一直折磨着他良心的事。

      女孩是在信贷部当会计员的李娟。小李年轻漂亮,温柔贤慧。两人交往不到2个月,吴均就带着她回到老家见父母。老人见到准儿媳,高兴得合不拢嘴。

      周末两天假很快就过去了,回长沙时吴均提出从岳阳市乘火车。李娟不同意,说那样太弯路了,何必这样折腾。吴均说:“我到岳阳有点事情要办。”吴均好一番劝说才哄得李娟同意跟他从岳阳走。

      来到岳阳市,吴均说他要到市人民医院去看望一个病人,让李娟在网吧等他一个小时。他不让李娟跟他一同去见沈艳平母子,担心节外生枝。李娟觉得吴均今天怪怪的,思索片刻后生出一个主意,答应了吴均。结果吴均前脚进医院,她后脚就跟了上来。她发现吴均径直走进了血液科10号病房,跟一位30多岁的少妇解释什么,两人交谈的表情既不像熟人朋友,也不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关系非常蹊跷,这引起了李娟极大的猜嫉和好奇心。

      在回长沙的火车上,李娟责问吴均,医院里的那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吴均知道瞒不过,又不能说出真相,只好含糊其词地说自己在做好事。李娟不相信。吴均知道自己的解释只能把事情越描越黑,他不知该怎么说了,总不能把那桩丑事告诉女友吧!他沉默一会后,说:“随你怎么猜想吧,我和她反正是清白的。”此后便不再答理李娟。回到单位后,李娟渐渐与吴均疏远,最终分手。本来非常羡慕他俩相恋的同事们,对他们的变化感到莫明其妙。
      
      忏悔催开爱之花
      
      吴均失恋后,曾一度萎靡不振。但想起沈艳平与6年前相比好像变了一个人,憔悴而苍老,他心里顿生怜悯之心,而且怀有深深的负疚之感。只有偿还了这笔良心债,他的内心才能安宁。春节期间,亲友给吴均介绍了一个姑娘,叫鲁迪,是县里的小学教师,23岁,人漂亮能干,心地善良,性格特别好。吴均对她一见倾心。鲁迪对吴均也深有好感,两人很快进入热恋。

      2007年五一节,吴均又到岳阳看望了仍在住院的沈艳平母子,得知沈艳平的情况越来越糟,儿子被确诊是白血病,她也经不起精神与劳累的打击住进医院,不得不从陕西老家请来侄女照料。沈艳平的情况让吴均心里非常难受,他决定这次一定要帮他们一把。他将装有二万元钱的牛皮信封交给沈艳平的侄女,但侄女不认识他,不敢收,并告诉了刚从理疗室治疗回来的沈艳平。沈艳平一见又是他,心生好奇之心,反复追问他为何三番五次来看她,并送她钱?吴均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节外生枝。望着他尴尬的表情,沈艳平更加不肯收他的钱。

      送钱不收,吴均只好采取其他办法帮她。通过医生,他得知沈艳平的儿子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但一直没找到匹配的供者。吴均当即决定捐献骨髓。然而,通过检测,他的血型不匹配。

      回到老家,吴均一直闷闷不乐。鲁迪不知他有什么心事。在女友的追问下,他终于将沈艳平母子的情况告诉了鲁迪,并把当年的事也说了出来。他知道要帮助沈艳平母子,就不能对女友隐瞒这件事,否则又会重演上次失恋的悲剧。

      听完吴均泪流满面的讲述,在片刻的惊诧之后,鲁迪原谅和理解了吴均。她对男友的赎罪和感恩之心大为赞赏和支持。鲁迪当即加入中华骨髓库湖南分库,成为一名志愿者,并将沈艳平的儿子耿直的病情告诉血库和医院,提出有针对性地捐献。

      不久,鲁迪接到湖南血库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她与耿直血型初配合格,高分辨率检验合格。10月份,鲁迪在吴均的陪伴下来到湘雅医院血液科,为13岁的耿直采集造血干细胞。

      为避免沈艳平误会,吴均特意回避。没有暴露鲁迪与他的恋人关系。鲁迪的爱心义举不仅使吴均如愿偿还了6年前的良心债,也深深地打动了沈艳平的心。她多次流泪不止,要儿子叫鲁迪干妈,叫得鲁迪满脸绯红,很不好意思。

      让吴均没有想到的是,沈艳平终究还是知道了他与鲁迪的恋人关系。鲁迪觉得不能再隐瞒下去了,是时候了,吴均应该主动向沈艳平讲清真相。那天,就在鲁迪的病床边,吴均向沈艳平详细讲述了当年替她家搬家时“顺手牵羊”拿走一万元存单的事,低着头难过地说:“从那以后,我对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赎罪!”说完以后,他觉得无比的轻松。

      沈艳平并没有像吴均开始想象的那样惊讶。她沉思片刻后,拍着吴均的肩膀,像一个慈祥的大姐姐一样,对他说:“没关系,当时你是在特殊情况下的一时糊涂。何况我根本不知道有那张存单,肯定是我前夫随手放进电脑桌抽屉的,搬家时他也忘了。唉,这也是歪打正着,帮助你圆了大学梦,不然……”沈艳平说着,眼里竟然闪着泪花儿。直到此时,吴均才明白,沈艳平是这么心地善良、善解人意的人。吴均当即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哽咽着说:“沈姐,我做了错事,你一点都不责怪我,就让我认你做姐姐吧。”说着,拿出一万元钱要还给沈艳平。沈艳平笑着说:“认你这个弟弟,我当然很愿意也很高兴。既然是姐弟了,还提什么还钱的事?就算是我当年资助你上大学的,难道你资助别人的钱要人家退还吗?鲁迪妹妹这次为我儿子捐献骨髓,又何止值一万元钱啊!“一句话说得吴均不好意思地笑了,鲁迪也笑了……
  • 上一篇:上帝派来看管我的女人
    下一篇:请抱我走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