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婚姻家庭 >> 曾经的那段朦胧恋情
  • 曾经的那段朦胧恋情

  • 作者:雪含冰    日期:2009-7-27 22:39:00
  •   没有与她相识之前,已与她的先生认识了,那是在1988年,正是“全民经商”时期,经朋友的推荐,我将担任西区繁华地段一家商场的总经理。离正式开张时间不多了,可装修还在紧张地进行之中。我隔三差五去商场察看装修的质量和进度,尽管我悄悄的不露声色,但仍然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一个三十多岁的油漆工。他靠近我说:“你大概就是新来的总经理吧?”我点点头。他又说我老婆是这里的业务主管,请你以后多多照顾。”我又点点头。

      不久我正式上任,也见到了这位油漆工的老婆,她朝我莞然一笑,那深凹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鼻梁,这是一张欧化的脸,三十刚出头的少妇。我怎么也不能把她与其貌不扬的油漆工老公联系起来,后来我知道她的老公一直对美貌的妻子很不放心,时时处处提防,还常常为一些琐事争吵。

      经理和业务主管在企业中都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因而也有着频繁联系和接触,在极其繁忙的筹建开张过程中,我们配合默契,也有了一些共同语言。在我和另一位领导的矛盾冲突中,她总是爱憎分明,坚决地站在我的一边,这使我感激。渐渐地我们之间不仅仅是工作的配合,还多了一份情感,当目光接触到一起时,总有一种带电似的感觉。

      这种两性间的异样感觉是瞒不过人的,一次,在我单位打工的才20岁的我的远房外甥,趁办公室无人走到她面前悄悄地叫她一声“小舅妈”,羞得她满脸通红。说也奇怪,此后她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外甥,时时会照顾他。

      一次单位里组织看电影,我带了10岁的女儿一起去,旁边就坐着她,在黑暗中,我看到女儿侧着身严密注视着我俩的一举一动,电影放了两个多小时,女儿的小眼睛几乎没有眨一眨。

      出了电影院,她还硬要挤在我们中间,不让我们靠拢,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回家后她告诉她妈说我对那位阿姨特别好,两次买价钿大的冷饮给阿姨吃,还说她最讨厌这个阿姨了。我至今都不明白这么小的孩子是如何看出大人间的这种暧昧关系的。小小的年龄竞能扞卫自己温馨的家庭不受侵犯。

      他的丈夫始终不放心美貌的妻子在有成熟男人魅力的男上司身边工作,后悔当初不该拜托男上司照顾自己的老婆。凭借他的钻劲、韧劲和有些社会关系,终于为她在一家事业单位觅到了职位,无论是工资还是待遇都比我们公司要好,尽管有些留恋,但我这个人良心还是蛮好,希望别人过得好,所以爽快地一口答应了,并创造条件让她尽快到新的岗位报到。其实我这样做也有原因,单位里已有些风言风语,这有损我的形象,我还担心我们长此下去免不了要日久生情,说不定会干出什么蠢事来。

      她离开我单位后,我们仍保持联系。如果几天不通电话,心里就有种失落感。有一天晚上,一家供货商在酒家请客,还有礼品赠送,突然我想到她家就住附近,何不叫她一起来吃饭。续旧和借花献佛一举两得,于是我打电话给她,她答应马上就来,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她的踪影。我几次打电话到她家就还是没人接。

      这顿饭吃得有些郁闷,散席回家我一跨进家房门,电话铃响起,一听这是一个男人粗鲁的声音:“喂,叫侬老婆听电话。”我仔细一听,正是她丈夫的声音,我忐忑不安地忙把电话交给妻子。“我老婆已经离开你老公单位了,你老公为什么还要缠住她”,我妻子也不示弱责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老公缠你老婆了,你有本事把自己老婆管管好吧。”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时,她老公正好回家,听说和我去吃饭,一脸的不悦,她怕气量狭小的丈夫多疑,息事宁人背着书包去夜校读书了。后来当我二次打电话到她家,她家电话放在阁楼上,待她老公爬上阁楼接电话时,电话断了。他断定是我听到他的声音后心虚,故意挂断电话,于是积累在心中的多年来的怨气、窝囊气、怒气一下子爆发,打电话到我家兴师问罪,他想反正他老婆已不在我单位了,不需要我这个总经理的关照了。

      我感激妻子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关键时刻毅然站在丈夫的一边,使我猛然清醒,自己的家是幸福的港湾,自己的妻子是多么贤惠。此后我与她渐渐淡化,十几年过去了,想起这一段朦胧的恋情,至今还有些后怕。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比尔盖茨一生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