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婚姻家庭 >> 千条短信,唤回冰冻十年的婚姻
  • 千条短信,唤回冰冻十年的婚姻

  • 作者:程佳妮 雪小禅    日期:2009-2-11 18:15:55
  •   当我对丈夫的平庸越来越不满时,我有了情人沈学庆。我认定这才是我想要的爱情。可是,这个我不顾一切去爱的人,却为了保住他的婚姻,不惜将我羞辱!

      我终于梦醒了,丈夫和儿子才是我最值得珍惜的人。可通往家的路早已被我亲手切断,我该怎么办?

      梦醒时分,情人原是无情人

      如果我和沈学庆之间的事情不败露,如果我和他还在远离家乡的北京同居着,过着住豪宅开轿车的日子,也许我永远会认为沈学庆是最适合我的男人。

      2008年春节,沈学庆要回家应付这个传统节日,没想到他带错了牙刷!

      他是个马虎的人,总是用错牙刷,所以,我在自己的牙刷上刻上了“佳妮”两个字。他根本没注意到那两个小字,匆忙带上就上了飞机。2月4日,他回到家的当天晚上,他的妻子就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你是程佳妮?”

      “是呀,”我说,“你哪位?”

      “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我的男人!你知道廉耻吗?看到别人家的男人眼馋是吗?”

      我呆住了。“我们是两厢情愿!”我大声辩解着,“是的,我和沈学庆就是两厢情愿!没有谁逼谁,是同时爱上对方的!”

      “不要脸!我老公说你勾引他!”

      “你说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沈学庆的妻子继续骂着:“看我老公有钱是吗?我最恨这种女人!有本事自己挣去呀。”

      天地良心!我从和沈学庆在一起的那天起就没有花过他的钱,因为我自己有钱。

      “你让沈学庆接电话。”我声嘶力竭地嚷着!

      沈学庆接过电话,我声音颤抖着问:“沈学庆,是我勾引你?我图你的钱?是吗?是吗?”我声音大得自己都害怕,简直像狮子吼。

      他选择了沉默。

      我挂断了电话,眼泪就流了下来,这就是口口声声说要为了我离婚的男人,说世界上只爱我一个人的男人!我疯狂地把他的东西全清理了出去,并且把他写给我的那些情书付之一炬。

      我恨他!所以,我做了一件特别恶毒的事情,把他曾经发给我的甜言蜜语全部转发给了他的妻子。既然他让我心碎,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可是,这种复仇并不让我快乐。沈学庆打电话给我,说:“不要把我逼疯了好不好?我不想我们两个家庭同时毁灭!”

      我终于明白,我孤注一掷地爱了他,而他,还这么爱他的家。

      而我的家呢,我的家呢?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了。

      自从十年前我不顾一切地辞去温州公务员的工作到北京发展,我和当公务员的丈夫宁建国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我在北京做起了服装外贸出口生意,成为了有钱人。每次回家,看着宁建国蹩脚的西服和小公务员没钱的寒酸样,我就克制不住对他产生不满和鄙夷。后来,我认识了同样在北京做生意的沈学庆,他的英俊、他的气派深深吸引了我,我们走到了一起。宁建国得知后跑到北京闹过两次,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便开口要我一个月给他两万元钱。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俩之所以没有离婚,一是因为儿子太小,我们协议到儿子18岁就离婚;二是我父母不同意。我父母都是基督徒,基督徒是不允许离婚的,如果我们离婚,我的父母都会崩溃,我不想让他们受这个打击。于是我们已经死掉的婚姻就这样耗着。

      挽救婚姻,每个人都有能量

      家我是回不去了。我选择远走欧洲,参加了一个VIP旅游团,独自去疗伤。

      3月29日,在法国的一个教堂里,我看到一对新人结婚,牧师仍然问的是那些地老天荒的问题,牧师对那个年轻的男子说,她乃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不可离心,不可离弃。

      我忽然之间泪流满面。十年前,我和宁建国也是这样在教堂举行了自己的婚礼,然而,十年后,我们就要分离。在去欧洲之前,我给宁建国发了一条短信: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等了。怕他分我的钱,我转移了自己的财产。但在法国教堂的那一刻,我忽然很心酸很心酸……

      4月15日,回国后,我去了一家婚姻诊所。听完我的故事,医师问我:“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佳妮,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你的婚姻?”

      我解释说:“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是我的婚姻已经死亡了。”

      “你到底想不想?”

      我想到了法国教堂的一幕,想到了新婚时我每个月陪他去理发,想到了他曾经给我织过毛衣。想想吧,为了讨好我,他居然学会了织毛衣!从前,我特别反感一个男人做家务,现在想想全是我逼的。还有,我的指甲都没有自己剪过,他一个个剪下来放在一个漂亮的小花瓶子中……最重要的一点,他是我儿子亮亮的父亲。

      亮亮大了,意识到了我和宁建国之间的问题,曾经给我打电话说:“妈,如果您不要我爸爸了,我就不要您了。”

      我声音虚弱地对医师说:“想。”

      医师说:“那就听我的。其实每个人都有能量挽救自己的婚姻,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

      “我怎么做?”我茫然地问他。

      “每天给他发至少三条短信,哪怕内容一样。建议先发这样一句话,可以连发一个月。”

      “什么内容?”

      “老公,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也是最适合我的人,我爱你!”

      天啊!肉麻死了。我拒绝:“绝对不可能这样做,我们已经是敌人了。”

  • 上一篇:离婚前,请去看一次我的爹娘
    下一篇:当爱只是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