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常常感动 >> 比生命更长的爱
  • 比生命更长的爱

  • 作者:卫宣利    日期:2010-6-2 0:17:55
  •   

      她的脾气变得格外暴躁,只因妹妹穿了她以前穿过的裙子,她便不依不饶,掀翻了桌子,顺手操起一个酒瓶便往妹妹身上砸去。父亲把妹妹挡在身后,酒瓶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胳膊上,锋利的玻璃片划破了他的胳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父亲的手高高抬起,巴掌似乎要落到她的脸上。她闭上眼睛,歇斯底里地喊:“打吧打吧,打死才好……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狠狠地跺了一下脚,冲她怒吼:“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瞧你那点儿出息……”

      那天晚上她辗转不眠,父亲在窗外拉了一夜的二胡,他把所有的愁绪都融进了曲子里,把二胡拉得凄切悲凉。她在父亲的哀伤里愧然落泪,她分明看到他那颗被辜负了的心在汩汩地向外流血。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她对父亲说:“爸,到图书馆给我办个借书证吧。”父亲看着她,眼角和嘴角的肌肉又剧烈地抖动起来,他的手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夹的菜掉在了桌子上。

      从此,每天午后,在通往图书馆的那条两旁长着高大银杏树的路上,常常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子。有时候,女孩子兴致勃勃地讲书里的故事,男人听着,安详地笑;有时候,男人半道上偷偷跑到路边的小花坛里折一枝白玉兰,女孩子会突然紧张地叫他:“爸,有人来了!”他慌忙跑回来,才发现中了她的“圈套”。

      那年,她19岁,父亲49岁。

      

      她的第一篇文章发表在市报上,父亲跑到报摊上,买光了当天所有的报纸,然后傻呵呵地站在街上,见人就发一份,重复着一句话:“今天的报纸上,有我女儿的文章。”她远远地看着,泪水又一次次模糊了双眼。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对父亲说:“爸爸,我没有让你失望。”

      那天,父亲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他还喝了酒。那是她病愈后父亲第一次喝酒,他醉了。醉意中,父亲抓住她的手,语无伦次地说:“丫丫,你是爸爸的骄傲……你不知道,爸爸当初有多担心你……”他趴在桌子上,像个孩了似的,“呜呜”地哭了。

      她用手轻轻抚过父亲满头的银发,那每一根发丝上,都写着一个父亲的煎熬和挣扎、担忧与呵护。她的泪水潸然而下。

      那年,她23岁,父亲53岁。

      

      她恋爱了。对方是个小学教师,曾有过短暂婚姻,但脾气很好,人也很细心。父亲看着那个男人给她洗脸梳头,给她买书买零食,背她上下楼……这才放心地把轮椅交到他的手上。有一次,她听见父亲和别人说话:“我那丫头,谈的男朋友是个老师,教数学的,他们俩一文一理,居然也蛮合拍的……”她听得出,父亲的口气里有炫耀的意思。

      她出嫁的那天,按照当地的习俗,她是应该由父亲抱上车的,可她却到处找不到父亲。她很想跪在地上给父亲磕个头,认认真真地跟他说一声:“爸,我走了。”可是,父亲并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当婚车从父亲给她折白玉兰的小花坛旁经过时,她突然看见父亲正在那个花坛前的台阶上蹲着,目光空洞地看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很快又抹了一下,像是在擦眼泪。车走得很快,她不断地回头看着那个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身影,泪一滴滴落在洁白的婚纱上。

      后来,妹妹告诉她,她走后,父亲一直躲在她的房间里抽烟,好一阵子都精神恍惚,总把妹妹的名字叫成她的名字。

      那年,她26岁,父亲56岁。

      

      结婚第二年,她怀孕了。她的身体状况是不允许生孩子的,丈夫和母亲轮番劝说她,她不为所动。于是母亲便“搬”来了父亲,父亲看着她说:“丫丫,你自己要当心啊!”

      她的妊娠反应很厉害,父亲便住在她家里,买了相关的书,一天到晚研究怎样吃对她好、对孩子好。8个月来,她被父亲养得面色红润,娇美如花。

      临近预产期了,有一天晚上她突然心烦意乱,3点多起来去书房,打开灯时,猛然发现父亲正在沙发上坐着。看见她,父亲紧张地问:“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她看见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的都是烟头,父亲笑着说:“反正也睡不着,怕你有事情……”

      临产时,医生说要剖腹产,让丈夫在手术单上签字,父亲一再叮嘱医生:“如有意外,一定保大人。”夜里,父亲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他在产房外面的长椅上坐了一夜。凌晨3点,终于听到孩子响亮的哭声,护士出来说:“是个女孩儿,母女平安。”父亲激动地在走廊里搓着手来回地走,但只走了两圈就晕倒了。

      醒来后医生埋怨他:“这么大的年纪了,血压还这么高,跟着折腾什么?”他却拉住医生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那年,她28岁,父亲58岁。

      

      爱一个人,究竟能爱多久?

      张小娴说:“我们能够爱一个人比他的生命更长久,却不可能比自己的生命更长久。我们爱的人死了,我们仍然能够永远爱他,但是只能够爱到我们自己的生命终结的时候。”

      可她却想说:“不,不是这样的。有一种爱比他的生命更长久,哪怕有一天他的生命已经终结,他的宠爱和心疼仍会长久地伴我一生--那就是世界上最深沉、最博大的父爱!”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感人故事:哥,我是小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