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嫁给偶像
  • 嫁给偶像

  • 作者:璎 珞    日期:2008-6-1 18:56:29
  • 嫁给偶像

      偶像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嫁的。
      
      (一)
      
      遇到李维民时,我21岁,外语系大二学生,却爱好文学。男友高阳读中文,比我高一届,是校刊总编兼文学社社长,身边围着一帮文学青年,整天谈文学,论人生。我觉得好玩,就加入进去。没想到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一场革命。

      那是一个周末,我们本来约好晚上去系里小影院看英文原版电影《罗马假日》,中午时高阳匆匆跑来告诉我,说诗人李维民从沈阳来大连开会,他刚刚和他联系上,晚上请他来中文系开一个讲座,让我也参加。我有些犹豫。大明星格利高里•派克和奥黛丽•赫本的风姿我仰慕已久,为了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诗人而错过,值得吗?

      “哎,就这么说定了,7点钟开始,你早点来,我在前排给你留一个位置。”高阳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像来时一样,匆匆走了。

      7点钟,诗人准时出场。因为坐在最前排,所以看得很清楚。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身材瘦瘦的,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举止儒雅,声音略为低沉。他那天演讲的题目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诗意人生》。平心而论,讲得很好,朴实无华,又不乏深刻,只是态度过于严肃,会场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所以在演讲结束,开始提问时,我把手举得高高的,想来点恶作剧。

      高阳看穿了我,故意不叫我。话筒在几个人手里传来传去,眼看结束的时间就要到了,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李维民用手指指我,温和地说:“请把话筒给前排那个留短发的女生好吗?我看她已经举手好长时间了。”

      众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到我身上。我起身接过话筒,清了下嗓子,问道:“李老师,请问你为什么要写诗?”

      “因为——”他犹豫了一下,好像下决心似的提高声音说道:“因为爱!每次写的时候,感觉身体就像一个盛满爱的容器,如果不写出来,它就会自己流出来。”

      会场上静悄悄的,片刻,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待会场静下来,我又问第二个问题:“既然谈到爱,我记得马尔克斯曾借小说中的人物说,一个男人需要两个妻子,一个用来爱,另一个用来钉扣子。对此你怎么看?”

      他抬起手,做了一个肯定的手势,“既然男人这么说,那么女人不妨也说:一个女人需要两个丈夫,一个用来爱,另一个用来挣钱养家。”

      台下一片大笑,紧接着又是一阵掌声。我们的对话成了整场演讲的高潮。

      因为那场演讲,一时间我成了学校的“名人”,我和李维民的对话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如果只是被议论还好,可惜人们在转述一件事时,很少原文照搬,总是加进自己的想法。原本一次风趣幽默的对话,在人们的传播过程中,变成了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
      
      (二)
      
      就像所有的传言一样,最后知道的才是传言中人。

      高阳一定比我先知道。那次演讲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以前,他对我非常体贴,常常提前把饭打好,等我下课一起吃。可现在每次谈论问题,稍有意见不同他就和我吵。一连几次约会都不欢而散。

      特别是那天,我接到李维民的信和他寄来的杂志,我给他的两首诗有一首刊发了。我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高阳。高阳听了,不仅不为我高兴,反而阴沉着脸,好像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似的。

      “李老师还让我问你,最近怎么不给他寄稿子了。”我看着高阳,小心翼翼地说。

      高阳做了个武断的手势,断然道:“我以后不会再给他寄稿子,也不准你寄!”

      “为什么?”我有些生气,他居然命令我。

      “为什么?难道——”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用一种说不清的复杂眼神看着我,“非让我把话说出来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那好,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你爱他,不是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高阳,说不出话来。沉默了足有两分钟,才醒过来似的说:“不!”

      “那好,我换种说法,他爱你,对吧?要不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中你?你以为真的是你写得好吗?和你一样水平的,我们中文系能找出十多个来。”

      我盯着高阳,忽然间明白了这段日子以来那些莫名其妙的争吵。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尽量平静地说:“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我也无法阻止你。”

      “不是我要这么想,而是事实。全中文系的人都知道。”

      我心里“腾”地升起一股火,怒气冲冲地道:“就算是事实又怎么样?他爱我是他的权利,不是我的错。”

      “你说得对,不是你的错。但如果你知道他爱你还和他来往,就是你的错。”高阳声色俱厉,目光咄咄逼人。

      我明白,他是在逼我做选择。

  • 上一篇:那些缓慢的爱情
    下一篇:对爱情的摇摆让我痛失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