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妓女夏鸥的故事“抱歉,你只是个妓女。”
  • 妓女夏鸥的故事“抱歉,你只是个妓女。”

  • 作者:    日期:2007-12-25 22:27:54

  • 七、被遗忘的钻戒

     

      当夏鸥从学校里出来看见我时,确实吓了一跳。却也又惊又喜。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我女朋友放学不可以吗?”我依着车,装成绅士的样子替她开打车门。

      现在是放学阶段,学生们像放出来的蜜蜂一般的多,夏鸥很快成了注视的焦点。她表情控制不住的骄傲,我也很得意。

      “其实我想去看看你们寝室的铁床的,什么烂床。”假装严肃,眼里含笑,语气不悦,实则宠爱。

      但我也实在是气不过夏鸥学校寝室的铁床,把一个女孩的腰部都弄成啥样子了,淤血的面积挺大而且颜色很深,我看着就心疼不已。我就经常看见夏鸥在屋里,用烧酒揉她腰间的伤处,我说要代劳,她说我力道大怕痛。也就没多过问了。

      “我们一起去看看妈吧。”她突然提议,我欣然说好。

      经过某商场时我说要去下厕所。看我很急的样子,夏鸥说你去**商场借个厕所好了,她说她就在车上等我。

      10分钟后我回到了车上。衣兜里多了只钻戒。

      开着车,心情晴朗得希腊的天空。当暖暖的阳光洒进车窗,我看了看身边的夏鸥,她年轻的脸庞上也幸福也微露着。可能是心里作用,我似乎老感觉得到衣兜里的小方盒。沉淀着我漂泊了三十年的心,载来了一分塌实的归属。我要在晚饭时,给夏鸥一个发光的承诺,给夏鸥妈一颗精彩的定心丸!

      也给自己,一个最美的妻子。

      “你怎么一直在笑?”夏鸥问我。

      我突然窘了起来,因为我不像夏鸥可以把心事遮掩得很好,我什么都会在脸上展示出来。夏鸥看见我一人傻笑了。

      “哦没什么。”我说,为了不让她怀疑,我多加了句“我已经是西南地区的总代理。”

      含义:你老公前途大好。

      夏鸥没说什么,她对我工作上是从来不喜欢过问的,我也没必要让她去操那分心。她脸开始望向窗外了,一直在下车。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我却不能完全把握住她的心思:现在开心啦,此刻郁闷啦。

      回到家里夏鸥自然和她妈一番亲热,然后妈乐呵呵地进厨房做饭了。

      我可笑的又开始紧张了,我在心里一直酝酿着如何开口求婚。

      突然就听见厨房里一声“乓——”的一阵,是碗落地上的尖锐。然后立即感觉有一重物倒下。

      我和夏鸥几乎是同时奔进厨房,见妈倒到那里,已经晕厥了过去。

      “妈……妈!!”夏鸥慌张地跑过去,急切的想去搬动她妈的脑袋。

      “别动!大概是脑溢血!”我知道我必须比夏鸥镇定,因为脑溢血是死亡率极高的。

      “你先去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对夏鸥吩咐,她马上向外冲去,一脸惊恐。

      其实我当时也有些慌了。我在心里一直默念着:何念斌,镇静些!!我叫打了电话的夏鸥赶快过来,小心的把妈的身子移平,并把她的头歪向一边以便她能呼吸畅通。然后迅速松解了妈的外套,并叫夏鸥快去把窗户都打开。然后叫夏鸥去把毛巾用冷水打湿。

      突然我无意间看见地上毫无知觉的妈的腰——一片青青的淤血,和夏鸥的一模一样,我在那刻猛地想到什么,竟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然后呢?然后呢?”夏鸥无助的望着我,声音颤动,她一定觉得我已经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我看见那些狂飙的眼泪,它们提醒了我,时间紧迫。

      “把毛巾覆盖在妈额头上。”我命令。

      过了大约5分钟,就听见妈强烈的鼾声,我也开始无助起来了,我想起了6年前我母亲脑溢血的情景,就是在鼾声过后没几秒就停止了呼吸。我必须尽全力去挽救这位可怜的母亲。

      强打起精神,叫夏鸥去拿条手帕过来。

      “干的还是湿的?”她焦急地问。

      “你他妈的是个猪呀!湿的要怎样弄嘛?当然是干的!”我猛地对她的笨手本脚剧烈的不满起来,大声骂了她。夏鸥在愣了一秒钟后冲进屋。

      “快点!操你大爷的你还在化妆呐?”忍不住又骂接过颤颤巍巍的夏鸥的手巾,我快速搬开母亲的嘴,她的舌头已经开始下坠,我忙用手巾包住舌头,轻轻向外拉。

      ……

      那该死的救护车到10分钟后才来。然后夏鸥哭喊着跟着救护人员奔向了医院。我呆呆地站在这个我熟悉的房子里,甚至忘记了要祈祷。

    八、我们的孩子

      失去母亲的夏鸥刚开始是很消极的,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伤心闷在心里。话比以前更少了,常常一个人呆坐着,或者在卧室里不出来,写着什么。

      我着急她,却也不能责备什么。钻戒放在抽屉里。我一直未给她,等待着她恢复。

      夏鸥是很害怕失去我,以前有母亲,现在我像她唯一的依靠。每晚她不再用手轻抚我,而是小猫般缩在我怀里,双手紧紧地环着我的腰。久久都不睡。

      两年情妇的期限来到的那天,夏鸥开始收拾东西了,当她问我可否把那件裙子留给她时,我定定的否决了,我说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其实也已经是个很好的承诺了。夏鸥那时看了我一眼,还是走掉了。

      我从没想过我的爱情要怎样的波澜,我欣赏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娶一个妓女,我喜欢纯洁而美好的女孩。

      但是当我的情妇离开我后,我发现我真不能过早决定我欣赏什么我喜欢什么了。

      一星期后我去学校找她,刚开始她一直不见我,我就在她寝室楼下守了一个星期。每晚7点准时出现在那里,等她一出来就上前。我像一个痞子追学校校花一般死缠烂打,夏鸥就皱着眉问为什么。

      “因为我们彼此在乎,因为这两年来的感情都不是假的。”其实说那话时,表现出的自信都是假的,我完全觉得自己把握不住她,她的个山间的妖精。

      她沉默了,如果她在考虑的话我希望时间可以缩短点,哪怕一秒我都可能让我疯过去。

      “唉,你对我,知道些什么呢?”她说。

      “我知道你的寝室窗台在3楼,我知道你窗台上有盛开的美丽的兰花。”我用最抒情的态度说。

      我看她似乎犹豫起来,急切而恳求的说“你还在考虑什么呢?”

      “我没有考虑什么,我只是在想如何拒绝你。”然后她转身毫不带一丝留恋的上寝室了。追上,给寝室管理员拦住。

      本来我都开始绝望了,我开始在心里嘲笑她清高,我想我哪点配不上她?而她还只是个……觉得鄙视妓女得很,当你不去接触她们时,她们想近办法勾引;当你想要靠近时,她们又那么故作神秘的逃离。这就叫另类艺术的手段!

      我开始强迫自己不再去找她。

      谁知在两天后她就自己回来了。

      当我看见她提个行李箱,带着微笑站在我面前对我说“你收留一只流浪回家的小猫吗”时,我差点没高呼夏鸥万岁。

      城隍城恐的接她进来受宠若惊的帮着她放东西。那时我是满足而快乐的,当我看到夏鸥重新回到我身边时我就立即忘了我以前对妓女下的批判。

      回来后她就突然好起来了,脸色红润,时尔对着窗外,可以笑得神秘而甜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实在是欣喜她的苏醒。

      “笑什么呢像个小白痴?”问她,奇怪跟着就感染了她的好情绪。

      “我不告诉你!”说着,一扭身跑掉。我好久没那么舒畅过了。

      欲望如巨浪般袭来,当我看见她娇憨地扭摆动她的小屁股时。

      我像只见荤的野兽猛地把她抱起,向卧室大步走去,然后毫不怜惜地把她以抛物线型丢在床上,就扑上去。

      “啊,不!!走开!”她挣扎。

      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居然这么认真的反抗我的亲热,这是前所未有的。我停下来,审视她,脑中不自主的又开始乱想——她不让我碰她是在乎前提没给那4000块钱了?

      “夏鸥,夏鸥!我好想你!”深深的吻她,“你以后代我保管我的所有银行卡,好吗?像个管家婆一样。”说着,手就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别闹了,轻点行不?”她说,不整的衣衫让她看上去极具诱惑,那发光的眼睛水妖般混乱迷人。盯着此刻妖媚又不声娇羞的夏鸥,作为一个男人我已抛掉所有防范和顾虑。

      我再次扑上去,撕毁着她的衣服。

      “小斌小斌!别!啊你别伤了我们的孩子!”她尖叫。

      我被那歇斯底里的叫声惊呆了,手还放在她的乳房上,忘记了动弹。

      “什么?孩子?”重复。

      “恩。”她脸猛地红了,像朵加血的白玫瑰。

      “我们的?”再重复,不可置信。

      “是的。”

      我至少有3分钟没说话,就这样望着她。眼前这眼睛清亮的少女,已经是个小母亲了吗?我把手向她的肚子移过去,轻揉的抚摩,那里边有个小生命了呀!!那是我的儿子!

      我他妈有儿子啦!

      接下来我就疯狂的把夏鸥抱起来,举着,又引来她一阵惊恐的尖叫“啊小心孩子!”

      恍然大悟,像放国宝般温柔地放下她,却不能发泄心里和全身一断涌流的激动。我飞快的向客厅跑去,然后在跑向厨房,最后又跑回来。嘴里一直叨念着“我有儿子了,嘿嘿,小子,你老爸是个天才!”

      “哎呀你疯啦!”夏鸥笑着骂,脸上也同样印着分崭新的喜悦。

      “夏鸥!夏鸥!!我的好夏鸥,你快告诉你儿子,他老爸是个天才!”我兴奋地扑向她,捧着她的脸就亲。

      夏鸥被逗得咯咯直笑,笑过后又问:“为什么你是天才呢?”

      “因为我让你有儿子!”我理直气壮的吼“那还不是天才么?”

      她就笑得更欢了。

      当天晚上我就去买了纸尿布和奶瓶,加一打婴儿的小衣服小鞋子,然后捧着那些精致小巧的鞋念“小鬼,你一定像你爸一样聪明帅气!”

      第二天我又拉着夏鸥去商场买了最漂亮的婴儿床。

      “孩子出生还早呐!”夏鸥提醒我。

      “你懂什么?难道孩子出生了要跟着我们睡?我可不愿意谁来和我抢我的夏鸥,我儿子也不行!”

      “我看你是得神经病了。”她骂,笑得好窝心。

      以后听我妈在世时告诉我,一个女人肯为那男人怀孕生子,就说明她很爱他。

      以后的生活丰富而灿烂,给小孩想名字啦,看教科书啦,学习怎样做个好爸爸。

      夏鸥曾小心地提过一句想现在不要孩子,等毕业再打算,被我严厉的否决了。要知道我是用我全身心的在爱和期待这个孩子。

      我和夏鸥的第一个孩子。

      夏鸥见我那么坚决,就没多说什么了,她一向不喜欢多发表意见,就笑咪咪的享受做母亲的快乐。

      夏鸥会在床上,躺在我怀里,小声而自豪的告诉我,做母亲的心情。

      “要是妈妈能看见她的外孙,该多好啊。”她说着,感慨。

      夏鸥的母亲?我脑中晃过她死去前的一幕,和她腰间的青痕。但也仅仅是晃过,因为夏鸥没在学校睡了腰上的痕迹也渐渐消失。

      “别想那么多,妈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的,和我们的孩子。”

      我真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可以那么繁多,多到你一一去品位但都尝试不完。工作的顺利也助成我无忧的理由。

      “夏鸥?”我抱着她,亲热地叫。

      “什么?”她轻声应。

      “我很爱你和孩子。”

      “我也是。”

      “你是我一个人的夏鸥吗?”

      “恩,我是你一个人的。”

      这些话,听得我心都甜腻了。

      我在算着,在情人节那天,亲手给夏鸥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婚戒,然后她将是我唯一的爱人。

      当然那个时候绝不会想到,我以后还会叫别人老婆,而那颗代表忠贞承诺的戒子,夏鸥一辈子都没机会戴上。

     

  • 上一篇:为爱挺直脊背
    下一篇:那一刻,我读懂了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