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此生以后,捉住幸福
  • 此生以后,捉住幸福

  • 作者:小 贼    日期:2009-4-7 11:32:55

  •   
      琅川拒绝我的理由,是他忘不了和苏瑛离那场相遇。
      相遇彼时,他只不过是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掩不住轮廓里隐隐约约的书卷气。他说,他从来没见过有哪个女生,会那么狠地蹬着脚踏车在炙热的柏油马路上一路飞驰。车轮下扬起的热浪,仿佛肆无忌惮地打在他脸上。
      直到十字街口的红灯亮起,他才终于和她并肩停驻。七月骄阳下的斑马线,晃入眼里,花白一片。
      他大口喘气,侧头注视她弓身匍匐在脚踏车上准备随时疾驰的样子。
      细碎的短发在微风里不住飞扬,刹那刺破他脑内的各种臆想。她转过脸,极不屑地,看了看他怔怔的脸。
      脚力太差。想追我,练几年再说吧!
      就是那个嘴角上翘的嘲弄姿势,让少年的他失神呆立,以至忘记追赶她的初衷。
      直到她迎着绿灯头也不回地驶离很远,消失不见,他才想起,刚才在便利店,她在匆忙奔跑中撞落了他手里的零碎,连同她自己的学生证,扑腾落地,一地狼藉,她却丝毫没有察觉。
      学生证照片里对他甜笑的女生,姓名栏清楚地写着苏瑛离。
      苏瑛离。
      城南初中的苏瑛离。
      嘲笑他脚力太差劲的苏瑛离。
      开学后找人去打听城南高中的苏瑛离,却得到她转学的消息。那年的琅川,注定追不上苏瑛离。她的学生证,最后被他放进了抽屉里。
      16岁的少年,从单恋里滋生幻想与寂寞的年纪。
      
      
      
      20岁的琅川,入校立即被交大女生们唤为花样男子。
      琅川的瘦,在女生眼中,是俊逸。
       我总是习惯看着走廊上的琅川,隔着几扇窗的距离,目光安静。
      他嘴角那丝若有似无的笑,让我如沐春风,心翩然起舞。
      我以为,优秀如我,家世良好,相貌出众,举止得宜,必定会和同样优秀的琅川成为情侣。可惜我同他告白那日,他说,他忘不了苏瑛离。
      对不起,敏来,我心里的那个女生,叫苏瑛离。
      至此,我方知那个粗野地撞进琅川心里的苏瑛离,那个在我看来根本不够优雅的苏瑛离,也分明不该属于琅川的世界。而在琅川娓娓的低诉中,全是对她的念念不忘。
      我抿唇浅笑,脚尖轻移时,揉碎了一枚梧桐的花朵。
      如果没有苏瑛离,你会不会喜欢我?
      或许。
      若有似无的笑重新弥散在他嘴角,眉目间有淡淡的忧郁扩散。他说,敏来,你永远是最了解我的人。然后转身离去。
      我背靠在巨大的梧桐树干上,仰头去看那些星星点点的阳光。阳光太刺眼,我不得不拼命阻止眼泪掉落。
      我知道,没有或许。
      
      
      
      从琅川拒绝我以来,我便懂得,乾坤世事,最是难测。大一新生递给学生会的入会申请,厚厚的表格中,我看见了苏瑛离的名字。微微发怔,沈若辰却走过来,拿了我手中的表格,笑着问,看什么这么出神?
      我淡淡地笑,并不作声。那个被琅川挂念着的苏瑛离,终是循了冥冥中的轨迹而来。
      沈若辰是交大的学生会主席,和琅川一样,也是众多女生心中的愿景。只是沈若辰运动神经良好,身后涌起太多的风云故事,比琅川精彩,甚至喧嚣。
      我入校的那个秋天,沈若辰开始追我。他总是大胆而直白,对我说,敏来,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此前,我心里记挂琅川那抹似笑非笑,心里断然答道,不好。
      一年以后,桐花香泥下,确定琅川的笑容不属于我,仿佛为了挽回心底决然残损的自尊,想也不想地就对沈若辰说了,好。
      然,好与不好,只有自己知道。
      
      
      
      而后出现在我面前的苏瑛离,蓄了发,干净纯然的脸,笑容明朗,绽放如夏季里最好的那枚梧桐花。穿泡泡纱的韩式裙衫,娇俏可爱,丝毫没有琅川说的飞扬跳脱。
      她径直走向沈若辰,脆生生甜腻腻地喊他,辰哥哥。神态自若。
      沈若辰同我说过,苏瑛离与他是幼年知交。那时,她住他隔壁,每逢夏季,就同他一起爬上最高的梧桐树捕蝉。
      我扭头去看呆立在旁的琅川,他那条挺得笔直僵硬的脊背,正努力压抑着他翻涌起伏的情绪。
      沈若辰揽过我的肩,对苏瑛离说,瑛离,这是我女朋友,周敏来。
      苏瑛离的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惊诧数秒神情忽又暗淡下去。
      我突然感觉到短暂胜利的快感。苏瑛离,她果然是喜欢沈若辰的。
      可是我不曾想到的是,琅川竟然走到苏瑛离面前,伸出手臂握住她的肩他问,苏瑛离,你还记不记得我?
      苏瑛离茫然看他,然后摇头。
      他早有准备般,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城南初中的学生证,那是他保存多年的她的证件。
      琅川重又微笑起来,那是属于苏瑛离的笑容。他说,现在我的单车骑得很好你要不要看?
      苏瑛离若有所思的脸终是恍然,兴许,她的记忆里,浮现起了那个满身书卷气的单薄少年。
      但她终是摇头,对他说,对不起,那年我追的人是辰哥哥,而现在,骑单车已与我无关,因为辰哥哥喜欢文静的女孩。
      
      
      
      终于在大四的那个盛夏,曾经我与琅川站过的位置,梧桐落英处换了苏瑛离与沈若辰。她拽着他的衣角,紧紧地,不肯松手的姿势。
      她对他仰起脸,说,辰哥哥,我喜欢你。
      这样的阳光,梧桐花,还有温情脉脉的对白,恍若尘世过隙。那年那月的那一天,也有长发飘飞的少女,对英挺纯然的少年告白。
      我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与一些成全。
      我走进他们的视线,抢在沈若辰挣脱之前,冷冷看他。沈若辰,你果然是这种朝三暮四的人。然后转身离去。
      原谅我,沈若辰。
      即使无爱,即使是有心成全我也不得不为自己找个华美的台阶,好让自己孑然独行时,也能保持足够的优雅。
      
      
      
      毕业。各赴前程。隐隐听得沈若辰与苏瑛离终于交往的传言。
      我倾心工作,再无杂念。结识到新的人与事,内心也日渐丰满。偶尔和琅川互通电话,问问近况又互道安好。
      后来,琅川去了外地,联系就此中断。我知道,他只是拼命想放下一时放不下的执念。他还无法微笑着,对苏瑛离道出祝福。
      
      
      
      有一天,我遇到苏瑛离,在人潮涌动的嘈杂街头。在白条纹的斑马线两端,我们互相凝望彼此。然后走近。
      这是个真正的夏天。苏瑛离笑容甜美,说自己从不后悔当年的固执。并且,她与沈若辰,都要感谢我的成全。
      盛夏的阳光此刻正扑簌簌地落在苏瑛离脸上。因爱承欢,我们都是内心纯然的孩子。
      我笑。
      岁月静好,有情人原本不该相互背离。
      就在我与苏瑛离碰面的第二年,琅川再回到我们的城市,回来参加沈若辰与苏瑛离的婚礼。
      婚礼当日,我终是看见琅川身边依附着温顺如小兽的安静女伴。
      我们招呼彼此淡淡寒暄再各自入席,待婚礼司仪说出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琅川与我,又遥遥举杯相视而笑。
      彼岸已达,此生以后,捉住幸福,必定幸福。
  • 上一篇:我曾是你的爱情病人
    下一篇:爱情是一道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