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那年夏天的爱情
  • 那年夏天的爱情

  • 作者:苏枕书    日期:2009-4-7 11:09:02
  •   几乎不清楚那个夏天过去了多久,却记得院里长久不歇的蝉声。植物疯长,天气热得不像话。

      沅沅躺在帐子里,周围残留着蚊香和西瓜的气味。她突然想打一个电话。抓起电话机,拨出一串号码。

      “我想到你那里去。”好像是这一秒才做出的决定,沅沅被自己吓了一跳。那边的许彻反而很平静:“想清楚的话就来吧。”

      于是一个星期后,沅沅拉着行李箱出现在北京站。北京比家里还要热,纷沓的脚步叠着热浪轰然汹涌,她和许彻挤过人群,费劲地相见了。许彻接过箱子,递给她一瓶矿泉水,问:“怎么跟家里说的?”

      沅沅答:“我说在北京找了份新工作,有大学同学照应。”

      许彻又问:“报社的工作辞掉了?”沅沅咯咯笑起来,抓住许彻的衣角,像个小女孩:“辞掉啦。所以说我倾家荡产跟你了。”

      那晚沅沅睡得熟,醒时又是热烘烘的晴天。

      夏天突然过得非常快。沅沅想,不过是在图书馆打了几次盹,陪许彻去琉璃厂买了几趟书,攥着简历跑了几场无疾而终的面试。

      她住在许彻学校外不远的公寓。有时许彻来看她,总把她约下楼,两人沿着开始落叶的小道散步,走累了就坐在树下的长椅上。

      父母电话打来好几次,问她在新单位工作如何。她很认真地撒谎,父母没有怀疑。

      到底是心慌的。许彻安慰,说等他博士毕业就留校,到时工资稳定,一切都会好起来。

      1

      秋来第一场寒流,沅沅感冒了。许彻听她鼻音滞涩,命她去医院。她执拗道:“多捂点被子就会好?已经吃了药。”

      许彻坚持:“吃了药不是还没好吗,所以得去医院。”

      沅沅懂得许彻有时是刚愎的。他们在一起之初,她还在想,他会不会像大哥哥那般疼爱宠溺她?事实是他冷静有理,更多时候比父亲还严厉。

      沅沅得了许彻的一张戏票去看日场的折子戏。邻座有人喝杏仁露,两人照了面,都抑不住惊喜:“你怎么在这儿?”

      是陆青,做同学时也算气味相投,毕业后断了联系。两人散戏后一同吃饭。陆青在出版社工作,沅沅想到自己,委实赧然。陆青却抱着她的肩一个劲儿羡慕:“许彻是极好的!你真是有胆有识。”

      沅沅问:“你现在呢?还跟黄佑在一起?”“什么时候的事!黄佑去了南边,估计快结婚了吧。”陆青转开话题,“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做书吧。”

      沅沅心中大畅,恨不得要抱着陆青喊姐姐。

      此后很多下午都跟陆青泡在一起。沅沅早就注意到陆青脖子上有枚白金链子挂着的戒指,陆青终于笑着承认现在有个男朋友。

      她们决定带着各自的男友一起吃顿饭。许彻虽然去了,却告诉沅沅,你们女孩子交往,并不一定非要让男朋友也认识。

      沅沅不明白。许彻道:“如果以后他们的感情不稳定,大家会很尴尬。况且朋友之间,终究应该保持距离。”

      沅沅脸一拉:“你是怕我们不稳定,以后会尴尬吧!”许彻把她揽在怀里,叹息说:“你还是个孩子啊。”

      沅沅很快忘记了这点小波折,她很久没吃这么丰盛的火锅,那么辣,薄羊肉入口绵烂,满颐肥香。她觉得非常幸福。

      夜里已经很冷了,他们搭公交车回去。满车紧挨的人冲散他们,他们隔着人影,找到对方的眼睛。许彻缓缓挤过人群,拉紧她的手。沅沅的头抵着许彻的胸膛,有委屈,冲撞,茫然,喜悦。许彻完全感知,更用力地抱住她。

      2

      沅沅在父母电话里报平安,那么惴惴,好像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但不能跟任何人说,许彻也不行,她有谨慎的自尊,她不敢承认夏天时迈出的一步太过冲动、缺乏思考。

      偌大的北京,沿街都是琳琅店铺,难免有叫沅沅动心的。沅沅喜欢一条珠灰色暗花围巾,她忍不住推开小店的门,静静取下那条围巾试一试,然而她必须冷淡无心地放回去,缓缓踱出小店。

      后来她终于在批发市场买下同样一条围巾,要价不足一份鳕鱼汉堡,满足之余又暗悔浪费。这条羞赧的围巾被她紧紧藏在衣服里面,好几天后许彻才发现,微笑着问:“会不会暖和些?”她默默点头。许彻拉起她:“去给你买件厚衣服吧。”

      她坚持拒绝。许彻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北京的冬天有多冷,你带来的衣服都不够厚。买完我要去趟图书馆。”

      “不买。”她咬紧因为干燥而微裂的嘴唇。许彻摇头:“你几时这么固执?”她飞跑离开,冲回住处,贴着房门流下眼泪。

      她怎么不愿买新衣,不过是知道钱袋紧张,唯恐添了他的麻烦。而这个人总是冷静持重,是性情好,还是太爱惜羽毛?她停住哭,拿热帕子擦脸。

      许彻一直没有短信,也不来电话。手机响过一次,她急急抓起来,却是陆青。陆青幽幽地说,你方便出来吗?我们一起坐坐。

      在快餐店,陆青说,男朋友这个东西,没有不好,有也麻烦。他一点也没有跟我结婚的意思,我必须给他压力。可是又不能做过了头,真把他吓跑了。

      两人告别后,沅沅并不着急回去。直到她突然想起看手机,才发现许彻有许多个电话,她心一舒,接了电话。“在哪里?”许彻大怒,“快回来!”

      见到许彻时他还沉着脸,沅沅摇摇他的胳膊:“不生气了?”许彻昂头作势不理。

      沅沅偷眼看他,又做了个鬼脸。许彻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拎出一袋东西给她,打开看是件很厚的长身棉衣。“试试大小,合适的话我回去了。以后一定及时接电话。我为了找你晚上都没去图书馆。”她快乐地听他训斥。

  • 上一篇:爱情是一道选择题
    下一篇:薄荷小镇的遗忘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