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薄荷小镇的遗忘时光
  • 薄荷小镇的遗忘时光

  • 作者:淡蓝蓝蓝    日期:2009-4-7 11:06:00
  •   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冬天,城市天空灰白。

      在五道口的轻轨站,齐绵将我甩下:“乖,自己去逛,五个小时后我来接你。”我想抱怨,但齐绵已大步走远。齐绵也不容易,她父亲肝癌晚期,为了凑医药费,她周末四处做兼职。哪像我,寒假未到,就签了张假条出来四处闲逛。

      他家的店名起得不错,薄荷小镇,我被那四个字吸引,于是推门进去。真没见过这么乱的外贸衣店,衣服散乱地搭在货架上,屋顶是透明的玻璃窗,覆着冬日的尘土和上个秋天的树叶。

      我挑了几件衣服,还不错,有点味道。在货架前一路摸索,一不小心竟然撞到了人。他坐在一只布艺沙发里,斜伸出来的大头皮鞋将我绊倒。他急忙扶我,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疼吧?”我揉着膝盖,随后龇牙咧嘴地抬起头,一眼看见他眉头藏着的褐色小痣。我愣了片刻,旋即哭出来。他扯面巾纸给我,有点慌,还有点委屈:“喂,姑娘,跌一下而已,不会伤筋动骨地疼吧?”我不出声,他有些无奈:“我叫莫泰,是这里的店主,你的腿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抽泣着:“我知道,莫泰。”

      他盯着我,眼睛里缓缓有了别样的神采,然后他的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一颗雪白小虎牙。

      莫泰,我们又相遇了。

      1

       我和齐绵挤在一个被窝里,我絮叨地说起今天的巧遇。那个人啊,与我相识已有十三年。齐绵却只是哼了一声,有心无力地。我知道她累,身体和心理都很累。我千里迢迢跑来北京,本是想来安慰她,可是我却分担不了她的悲伤。

      于是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她渐渐睡沉了。我却独自兴奋起来,想着莫泰成熟后的脸,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初识莫泰,我刚十岁。他爸带着他站在我家客厅,他黑且瘦,年长我两岁却整整高出我一个头。他并不懂得走在木地板上应该脱下鞋子,因此我伸出脚绊他,他一个趔趄倒在我面前。我轻蔑地笑了一下,转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彼时,他爸与我妈打算结婚,各自带着儿女,组成一个新家庭。真可笑,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接受莫名其妙的新爸爸与哥哥。

      莫泰像他爸一样沉默,对于我的排斥与挑衅无动于衷。他总是不声不响的,看我的时候眼神温和纯良。

      因为我的极力反对,他们最终没有结成婚。但他们父子却留下来了,住进了我们煤矿家属小区。他与我读同一所小学又读同一所初中。有调皮的孩子在我们身后开玩笑,说叶小冉和莫泰同有一个爸共爱一个妈。我恼起来,抓石子去砸他们,他们却把泥巴甩到我的褂子上。莫泰跑过来,打散那群顽童,然后转过身,揩掉我裙子上的泥渍。我将口水吐在他身上,我最讨厌他这样,在我面前低眉顺眼如奴仆。

      十五岁,我开始习惯沉默,幼时心里的愤怒渐渐变成寂寞的忧愁。下大雨的傍晚,莫泰在自行车棚等我,他将黑色雨披罩在我身上,然后骑上车飞快地走掉。看着大雨里他湿漉漉的背影,我忽然懂得年少莫泰的寂寞。

      从此,我便不再难为他,但也不与他说话。自行车没气了会推到他面前,下晚自习不敢回家便守在他教室门前……我只要望一望他,他就懂得我无声的命令。他对我永远那样好,我的心里默默生出一朵花,为他慢慢地吐蕊。

      那年母亲最后一次提及他们的婚事,我仍是摇头。母亲哪里知道,我是存了私心的,我不想让他成为我法律意义上的哥哥。

      也许是对我的偏执抵抗失去了信心,他爸终于带着他搬家了,我趿拉上鞋慌忙跑出去,莫泰却只是蹲下来将我的鞋带系好。我望着他的背影,所有的话都不及出口。

      我赖在薄荷小镇,霸占了那只沙发,我说:“莫泰,等我毕业了,就跟着你混吧。”他揉揉我的头发:“跟我混有什么出息?”他仍像从前一样,安静少言,但面庞却成熟俊朗。我把薄荷小镇清理得翻天覆地,衣服上架,地板打光,冲洗了玻璃天窗,露出午后蔚蓝的天。旧客惊讶这变化,更有人对他说:“看来薄荷小镇更需要老板娘啊!”我笑着看莫泰,脸都红了,他却神色安宁。

      我没有大志向,做薄荷小镇的老板娘,此生足矣。那一朵初恋的花朵能在心里盛开八年,绝非空口无凭的爱恋。

  • 上一篇:那年夏天的爱情
    下一篇:管他呢,轮也该轮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