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对着天空说一定要爱很远
  • 对着天空说一定要爱很远

  • 作者:海中鱼    日期:2009-4-29 10:00:39
  •   那段充满激情和伤痛的过往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但改变最多的还是安悦。

      我始终记得那天杰西给我打电话的事。“夏尘,安悦去上海玩,丢了钱夹,现困在火车站,你帮我去送些钱给她。”

      安悦是杰西的女朋友,他们认识时,我已经来上海工作了。所以并没有见过。即便是我有次回济南大家见面,杰西也没有带安悦出来过。朋友们就说杰西这小子好像很怕别人抢走他女朋友似地。我看着杰西,他的眼睛是那样的亮,我想那是因为那个叫安悦的女孩子吧!

      想想也就过去了。那天放下手头上的事,我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在站前广场的阳光下,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安悦。短发,一身休闲打扮,简简单单清清爽爽的一个女孩子。

      安悦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狼狈,很乐观的样子。像是要确定一下,微笑着向我招呼,嗨,你是夏尘吗?我说身无分文还在这里游荡你要让杰西担心死吗?然后我带她去吃饭。后来带她出去玩了玩,又买了车票。那天我没有去送她,放她在候车室,说我还有事,不能送你上车了。

      看得出她眼神突然变得黯然失色,我转身下楼去。到了楼下,我忍不住朝上看了看,我发现在一个窗口前站着的是安悦。她大概没有看到我,正东张西望搜索我的身影。

      因为工作的缘故,安悦需要经常来上海。第三次来的时候她给我带了礼物,是一个飞利浦的剃须刀。我有些紧张,想说这东西不是随便送人的你真的不知道?但有些话说不如不说,不说也许就能躲得过。

      可是我们真能躲得过吗?爱情是刹那间发生的事,而感情是何时滋长的我们也无法说清。然而有些感情你又怎么可以让它存在呢?安悦说,谁爱谁是五百年前注定的,你想跑能跑得掉吗?那次我们在黄浦江边一人一瓶啤酒,说着好像与己无关的一些话。

      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两个半醉的人手牵手,安悦断断续续唱着跑掉的歌:站在夜幕吞噬前的一瞬间/记忆点燃一只烟/点燃一支烟/想想最后谁还会在谁身边/会是谁谁谁/还会不会/ 那些爱过的人伤过的人哭过的人恨过的人在哪里/ 一路上还有多少雨水泪水等我去回忆……像是昨天/像是那昨天/ 是否曾和某人在某个时间/牵着手幻想明天谁也不改变/对着天空说一定要爱很远。

      唱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她说你知道吗,这首歌的名字叫《爱像是昨天》,是我最喜欢的,但是好像很悲凉对吗?说着她看着我,眼里是一汪清泪。我说,给我一点时间,给大家一点时间好不好?

      杰西。千绕百绕也绕不开的杰西,有一天,我们终于谈到杰西。

      “以前我以为那是爱情,可是当我遇到你之后,才知那不是。”

      “可是,他爱你。”我说,我仿佛看见杰西那亮亮的眼神。我常想,假如对方不是自己的好友杰西,自己将会如何呢?

      安悦回去后,我们常在网上遇到。这样的爱情注定千折百回,注定有太多的挣扎和纠缠,注定想说的话无法说出口,而伤害对方的话却注定说出口。

      有时候我们在网上从头到尾都在说着狠话:我再也不要理你了!我恨你!这是安悦说得最多的话。但彼时,隔着千山万水我依然能感觉到她的眼泪。

      那时我住在一所高校里。有一天早晨,我如往常一样去操场跑步。那一直是我的一个习惯。那天在晨曦里,我看到操场那一头有个熟悉的身影,灰色长裙,暗红披肩裹在瘦削的双肩上,脚下是黑色行李箱。我愣了好几秒钟,直到她跑向我。因为天冷,她的脸冻得红红的,她说我就想看看你说的那个操场是什么样子。我说现在看了,那就回去吧。她抱住我,说我很想你,不要撵我走。

      心就是从那时才开始感觉到疼的吗?那一刻,我听到有什么噼里啪啦碎落一地,那是意志吗?我说坐了一夜的火车就是为看这个操场?其实天下的操场都是一样的。

      我带她回我的住处。

  • 上一篇:今生温暖
    下一篇:我曾是你的爱情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