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爱情守望者
  • 爱情守望者

  • 作者:胡妖 译    日期:2009-2-23 23:17:57
  •   一

      卡佛一直在期待这个周末,因为他的女朋友西赛莉要到新奥尔良来看望他。西赛莉在阿肯色州读博士,最近,为了完成一篇关于新奥尔良市遭遇飓风灾难的论文,她要到新奥尔良市进行实地考察,顺便看看在新奥尔良卡斯特镇警署工作的男友卡佛。

      周末之前,卡佛就在镇中心的餐厅订好了位置。想象着浪漫的烛光晚餐,卡佛心花怒放。可当他在餐厅窗边温馨的烛光下,深情地看着西赛莉时,却发现女友的心思好像不在他这里,她眼神空洞地看着窗外的某块广告牌,眼眶里似乎还有泪水。

      “你怎么了?”卡佛终于忍不住,轻声追问西赛莉。要知道,西赛莉平时可是个爱说爱笑的开朗女孩儿,有一次攀岩时摔断了腿,她都坚强得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可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女友这么难过?卡佛的心里堆满了问号。

      沉默了好一阵,西赛莉终于说出了自己伤心的原因。

      原来,这几天西赛莉在新奥尔良市做信息收集工作,在庞恰特雷思湖边的一个小咖啡馆里,她见到了一位灾难幸存者。

      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咖啡馆,咖啡馆的名字叫爱情守望者。知情者告诉西赛莉,这个咖啡馆的主人是34岁的西尔维娅。两年前,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丈夫杰西是新奥尔良市卡斯特镇的体育教师。飓风袭来之前,他们和所有人一样,过着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然而,那场可怕的飓风改变了一切。

      西尔维娅告诉西赛莉,她还记得,当时猛烈的飓风呼啸而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杰西告诉她可能出事了,要赶紧离开这里。

      两人立刻一起往外跑,这时,又一阵飓风呼啸而至。“来不及开车了,赶紧跑吧!”杰西牵着她的手,两人拼命地跑起来。然而,他们跑出门口没多久,洪水便铺天盖地向他们涌了过来。西尔维娅后来才知道,时速高达125英里的卡特里娜飓风咆哮而过时,摧毁了庇护新奥尔良地区的防洪堤,致使洪水泛滥,整个城市约80%的区域都处于洪水之中。

      西尔维娅紧紧握着丈夫的手。好在当时杰西的反应非常快,他顺手抓住了身边漂过的一块小木板,要西尔维娅抓紧它。小小的木板根本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眼看着木板渐渐往下沉,杰西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松手,两个人就会一起丧生于这场洪水中。于是,杰西对西尔维娅说:“亲爱的,我必须寻找另一块木头,我们只能分开战斗了。”“不,你不能走!”西尔维娅怎么也不愿松开杰西的手,“这么湍急的水流,你怎么可能轻易找到另一块木头?再说,如果我们分开,以后我怎么找你?”西尔维娅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听我说!”杰西显得很冷静,“你放心,我会没事的。你忘了我的游泳技术有多棒了吗?等洪水退了以后,我们就在洛斯丽克谷的那个咖啡馆见面。”说完,杰西推开木板,一个人奋力向前游去。

      随着一浪接一浪的洪水,很快,杰西没有了踪影。洪水越涨越高,整个镇子变成了一片汪洋。西尔维娅靠着这块木板,最终成功逃生。

      二

      救援人员找到西尔维娅的时候,她已经因为精疲力竭而陷入了昏迷,救援人员马上对她实施了抢救。也不知过了多久,西尔维娅苏醒过来了。她举起自己的手,突然惊恐地意识到,她把丈夫弄丢了。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她一直对自己说,两个人一定要在一起。可现在,杰西为了救她,自己却被洪水冲走了。

      西尔维娅顾不上还很虚弱的身体,不住地央求救援人员帮她找丈夫。救援人员只能抱歉地看着她说:“夫人,很抱歉,我们的救援船已经开赴灾区,那里,整个镇子都被淹没了,还有生命体征的人我们已经救回来了,剩下的,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恐怕……”“不,不会的!”西尔维娅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大喊着,“不会的,他比我身体强壮,肯定能活下来。只是,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漂到什么地方去了,求求你们,帮我找找他吧!没有他,我也不想活下去了!”说着,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我知道他在哪里,他一定在洛斯丽克谷的那个咖啡馆里,那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他对我说过,如果我们走散了,就到那里见面。”

      西尔维娅哭得那么伤心,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但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大家只能陪着她默默流泪,只希望时间能慢慢抚平她心里的伤口。

      然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西尔维娅就这样拖着病体,一个人来到了这个还有一角浸在水里的咖啡馆,她要在这里等待自己的丈夫。她坚信,丈夫一定会信守自己的诺言,来这里和她见面。因为灾难,咖啡馆没有再开门,西尔维娅就一个人坐在路边,静静地等着。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西尔维娅始终没有等到她的丈夫。

      时间久了,人们对这个痴情的女子心生同情,劝她说:“现在通信这么发达,要是你丈夫获救了,他一定会打电话给警署通知你的。他这么久都没有来找你,肯定是去了天堂。”

      “不!”西尔维娅还是那么执着,“只要没找到他的尸体,就说明他还有希望生还。也许他受了伤陷入昏迷,或是失去了记忆没法联系我。这里是他和我最后约定见面的地方,也会是他记忆最深的地方,如果他能回来,这里一定是他第一个来的地方。而且,我们说好了,一定要在这里见面。他那么爱我,一定不会就这样抛弃我,一定会来这里和我见面。”也许是被悲伤冲昏了头脑,西尔维娅固执地坚守在那里。

      数日后,在这次事故中丧偶的咖啡馆老板决定关闭咖啡馆,移居到芝加哥。“老板,如果你关门,我丈夫怎能找到我呢?”西尔维娅绝望地问。最终,老板被她的痴情感动,将咖啡馆低价转让给了她。从那以后,西尔维娅就成了这个咖啡馆的主人,她还将咖啡馆的名字改成了“爱情守望者”。就这样,她一直在这里等待自己的丈夫归来。

      可是,就在西赛莉被这个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时,一个高大的男人突然来到她们中间,拉着西尔维娅的手往里走,边走边说:“亲爱的,你不能再这样忙了,要回房去躺着。医生说了,你肚里的胎儿情况不是太好,要好好休息,要不然会出问题的。”

      “你是?”西赛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蒙了。“我是她男朋友。小姐,需要什么就叫我吧!”那男人头也不回,爽快地答道。

      三

      西赛莉被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事弄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以至于她和卡佛吃着浪漫的烛光晚餐也没有多少兴致。她对卡佛说:“我不认为西尔维娅就应该这样一直等待自己的丈夫,只是不明白,她既然选择了等待,为什么又找了新男友,还坚持留在她和丈夫相约的地方?

      ”

      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后,卡佛也有些伤感,他告诉西赛莉,她说的这个故事,卡斯特镇上的人都听说过。而且就在一年前,警察在洛斯丽克谷的一堆塌方的土石里找到了一具无名尸,根据DNA检测,证实正是西尔维娅的丈夫杰西的。他们本想将这个消息告诉西尔维娅,可看着西尔维娅每天在咖啡馆门口哼着小曲等待丈夫归来的样子,便不忍心对她说出这样残酷的事实。于是,在征得杰西父母同意后,他们决定暂时对西尔维娅保密,只等杰西失踪满两年后,以失踪死亡为由,让西尔维娅办理死亡手续。人们善良地认为,让她这样抱着一线希望活着,更胜于告诉她真相。只是,谁也没想到,痴情的西尔维娅会突然找了新的男朋友,还有了身孕。

      “西尔维娅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如果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就应该告诉她真相。”西赛莉对镇上人们的做法不以为然。她和卡佛决定将真相告诉西尔维娅。

      可是,西尔维娅的反应让人大吃一惊,她只是淡淡地回答道:“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杰西已经离开我们,去了天堂。”

      “你是怎么知道的?”卡佛不解地问。

      “就在我去警署打听杰西的消息时。那段时间,我听说在洛斯丽克谷发现了一具无名尸,虽然人们什么也不肯告诉我,但有一天,我看到他们准备送出去的一个遗物袋上写着杰西父母的名字,那个透明的袋子里,装着的是我们的结婚戒指,上面的钻石还像我们结婚时一样闪亮。”西尔维娅说到这里,仿佛又看到了那枚戒指,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既然你早已知道了一切,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这里位置比较偏,生意也不好,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西赛莉和卡佛更奇怪了。

      “因为,我要留在这里,让杰西知道,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快乐。要知道,我是杰西的爱情守望者,他也是我的爱情守望者。他一路奋力漂流,肯定是要赶到这里和我会合。但可惜的是,他只能在天堂里看着我。我还记得杰西曾经说过,对一个人最深的爱,就是希望他能生活得快乐、幸福。所以,我在这里认真而快乐地活着。以前,我希望有一天他来到这里,看到我脸上的笑容;现在,我希望他在天堂里看到的我,和他希望的一样快乐。其实,现在在店里忙活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他……”顺着西尔维娅手指的方向,西赛莉看到了那天在店里出现的那个男人。“我相信,杰西看到我现在这么幸福,一定比我还开心。”西尔维娅说到这里,又笑了,这次陪她一起微笑的,还有那个大个儿男人。

      2008年4月12日,西赛莉完成了她的论文。论文里除了灾后的各项数据和重建信息,还有西尔维娅和杰西的动人故事。西赛莉在文章的末尾写道:生者对死者最大的敬意和爱,就是让自己更好地活下去。

  • 上一篇:迷上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度寂寞
    下一篇:爱情不嫉妒